兴旺娱乐注册登录网站

民间故事之童养媳第一次发生在几岁?

奇闻异事 admin123 暂无评论

 新中国成立后,地主身份的李孝家境每况愈下。解放前,八岁的巧姑由于家庭过于贫穷就成了他家童养媳,可刚解放那年,十二岁的巧姑又被父母领回去了。

 

民间故事之童养媳第一次发生在几岁?

不知从哪一代开始,李家就是一脉单传,到了李孝这一代,依然是一枝独秀。李孝的儿子李胜祖如今已经二十四岁,以前即使养着童养媳,依然是媒婆不断,而今,儿子已经过了结婚的年纪,却没有一个人来上门提亲,最主要是李胜祖心里还是很想念巧姑。

巧姑已经十九岁了,年初,他爹托人给她在外地找了一个婆家,可巧姑去了以后又跑了回来,说那家男人有痴呆症。担着童养媳的名声,在村里找个婆家也不是很容易,迫不得已,巧姑的父亲在李孝找的媒人的再三死缠烂打下,还是决定把巧姑继续送到李孝家。

那是一个早春的清晨,天上飘着雪花,李孝从小队借了一辆牛车,找人把巧姑从五里外的邻村接了来,虽然是娶媳妇,但那天还是冷冷清清,仅有的几个亲戚,其他人都没敢来道贺送亲。

瘦死的骆驼比马大,虽然李孝家的家产都交公了,但他家的大院还有不少房子,李胜祖和巧姑的新房是在院子的西房,虽然巧姑早就是李胜祖的媳妇,他那时候他们都还不懂事。新婚之夜,也是他们的第一次亲密接触。不知是哪一位多事之人还专门给了李胜祖一块白洋布,房事之后,却没见红。

“为什么没见红?”李胜祖疑惑得问巧姑。

巧姑哭了,一个劲儿的抽泣。

“为什么?是谁破了你的身子?”李胜祖高声喊叫着。

“没有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,但是没人碰过我的身子。”巧姑哭得更厉害了。

李胜祖把手里的白洋布扔到炕上,说:“不可能,你爹给你找了一家,你又跑回来的,说,到底是谁?”

巧姑拉着被子卷缩在墙角,泪水不停地流着,“真的没有,你应该相信我。”

“我为什么相信你?你又不和我说实话,要不你就回你家。”李胜祖有点恼羞成怒。

“那,那怎么行?我都嫁给你了。”巧姑把头蒙进被子里,放声痛哭起来。

“哭,你就会哭,你不走是不?你不走,我走!”李胜祖说着穿上衣服走了出去。也许他自己也没想到,这一走就是四十年。

结婚第二天新郎不在了,李孝家开锅了,全村人都轰动了。接踵而来的是对巧姑的谴责:命硬、克夫、扫把星……受尽委屈的巧姑又被李孝撵回娘家。

那段时间,巧姑每天在家不能出门,不论哪里都是议论她的唾沫星子,她几次都想寻死,家里人除了母亲也都在责怪他,因为她的回来家里又多了一个吃饭的人,只有母亲前前后后的看着她,怕她出事。

天无绝人之路,两个月后,她发现自己怀孕了。母亲只好又托媒婆带着巧姑去李孝家说合,能让巧姑留在李家,毕竟,孩子是李家的。李孝家儿子一走再没音讯,他们还在深深的怨恨巧姑,可孙子毕竟也是李家的骨肉,最终他们还是接纳了巧姑。

巧姑回婆家的那天,李孝一天都没好脸色,直至以后也没对巧姑有过好脸色。

“你男人都跑了,你回来干什么?”李孝很横着说。

媒婆卷了一颗烟,说:“哎,胜祖走了,大家都不愿意看到这个结果,可闺女肚子里有了,也是你李家的种。”

“李家的种,你能证明?还是谁能证明?我儿子为什么走的?你让她自己说。”李孝狠狠的瞪了巧姑一眼。

“你可以算算日子。”媒婆急忙接口说。

“就你会算日子,那你先算算我儿子去哪里了?我儿子都不在了,哪来的孙子?”李孝就是不承认巧姑的孩子是李胜祖的。

巧姑扑通跪在地上,含着泪说:“爹,胜祖不在了,我可以代他孝敬你们二老,孩子是胜祖的,我以我和肚子里的孩子发誓,孩子如果不是胜祖的,我母子俩都不得好死。”

“孩子,快起来,都啥时代了,叫人看见又说闲话了,”李胜祖的母亲急忙去扶巧姑,这几年都被整怕了,“他爹,你就把巧姑留下吧,咋说咱们还在一起呆过几年,孩子也没亏待过咱家人,这让人看见又说咱家地主霸道了。”

“随便!”李孝说了一句就出了屋。

从那天起,巧姑成了李家人。几十年如一日,她把公婆养老送终,她把儿子拉扯大,从没有一句怨言,日子有多苦只有她自己心里清楚,却从未叫过一句苦。

政策越来越好了,人们生活水平也在渐渐变好了,尤其是女人的地位在直线上升。有很多人都想着给巧姑再介绍一家,巧姑从未想过,在她心里也从没有忘记过那个她小时候的丈夫,那个让她从女孩变成女人的人,她总是在期待着,期待着有一天李胜祖突然回来,最起码,她还在给他留着一个家。

一个女人撑着一片天,李胜祖刚走的的那段日子,她基本把泪水都流干了,儿子出生以后,她竭力直起腰往前看。公公去世她没有什么感觉,她像儿子一样把老人圆圆满满的打发了,婆婆走了,她却像倒了一座大山,丧事是左邻右舍帮忙办理的,她大大病了一场,好长一段时间才恢复过来,咬咬牙,自己又变成同一座山。给高中毕业的儿子娶了媳妇,翻盖了房子,修整了大院,这一切的一切都在继续着。在她实在难过的时候,就到山上对着公公婆婆的坟墓念叨念叨。她很少回娘家,即成的事实,她不想听娘家人的数落。

儿子小的时候,问她:“妈妈,别人都有爸爸,我的爸爸呢?”

她说:“你爸爸出远门了!”

孙子长大了,问她:“奶奶,别人都有爷爷,我的爷爷呢?”

她说:“你爷爷快回来了!”

巧姑给孙子起的名字是念祖,她希望能念回来,可念着念着,把自己念老了,还是杳无音讯。她的身体却越来越差,像一台磨损极度的机器,浑身没有一个好零件,终于在一个寒冷的冬季倒下了。医生的诊断是过了冬也打不了春,想吃什就吃点吧。可她什么也不吃,躺在炕上过了个年,身体已经瘦成一张老皮包着一堆散骨,每天凭着半碗米汤,还在支撑着,等待着。

出了正月,巧姑已经奄奄一息了,这天下午,她晕过去好几次,醒来后好像要说话,儿子把耳朵凑到母亲嘴边,“妈,你想说啥?”

“你,你,你爹回来了!”

“奶奶,你说清楚点。”孙子又把耳朵凑近奶奶。

“你,你爷爷回来了。”

“没有,奶奶,你是不看见爷爷的鬼魂了?”孙子有些莫名其妙。

巧姑把头艰难的转向一边,好像在用耳朵听着。地上站了很多人,有亲戚,有邻居。

“来了一个讨吃的。”有人看着窗外说。

“怎么,你这个讨吃的,进家干什么?人家这刀子绞心,你还以为杨六郎招亲呢,快出去。”站在门口的人对那个讨饭的喊。

“胜祖,你回来了?”昏迷中的巧姑睁开了眼。

“巧姑,我回来了。”他们喊叫的那个讨饭的踉踉跄跄走到炕沿边,“巧姑,我回来了,没晚吧,我以为见不到你了。”

“回来就好了,回来就好了。”巧姑异常的清醒,“你是怎么回来的?怎么才回来?”

那个人抓住巧姑的手,说:“我是一路讨饭回来的,我以为见不到你了。”

大伙一看情况,急忙把老人扶上炕,给老人倒了一杯水,都在看着这两个老人。

“这些年你是怎么过的?怎么现在才回来?”巧姑眼角酸涩,却没泪水了。

“我一直是一个人过的,开始在草地蒙古人家放羊,那时候我是赌气不回来,再后来就是不敢回来了。可现在,我越来越想家,想你了,我想着,活着没和你好好过,死了再伺候你吧。咱俩还是夫妻,死要葬在一起的,你会原谅我吗?”老人含着泪说。

“我就没怪过你,回来就好,我总算有伴了。”说着,一扭头,咽下了最后一口气。

“妈-----”

“奶奶-----”

家里人在喊叫着。

“你们先别哭,他婶子大娘大爷大伯们,你们先出去,我想和他们一家三口说几句话。”老人和家里的其他人很客气的说,大家也就都走了出去,家里只剩下自家几个人。

“把门关住,”老人摆了摆手说,念祖顺手把门关上了。

“这是几根金条,”老人从破烂的衣服里面拿出一个红布包,“你们也别看,先放起来,一共是十二根金条,是我这一辈子攒下的。赶紧放起来,别外漏,谁也别说。慢慢用。”说着把沉沉的布包给了儿子,儿子立即把那个红布包塞进柜子底下。

“我这一路上没能好好睡一觉,这回好了。我这回家,主要是看你妈,还有就是把这些东西给你们拿回来,其实我这几年已经打听到你们的一些情况,所以才回来的。这两件事都办了,我就没遗憾了。”老人说着从炕上拿起一颗烟点上。

“不管咋说,也不管你们承不承认,我也是你们的爹、孩子的爷爷。我只希望我死了能和你娘葬在一起,活的时候你们陪着她,死了我一定要陪着她。”

“爹----”

“爷爷-----”

老人怔怔的看着儿子、孙子,“嗯,嗯,”他转过头,看着已经没有气息的巧姑,“孩子他妈,你看看,他们叫我爹,叫我爷爷了,我有儿子,我有孙子,巧姑,是咱们的儿子,咱们的孙子……”话没有说完,手里还燃着半颗烟,老头头一偏,躺在巧姑的身旁,笑着离开了这个世界。

依然是早春时节,依然是雪花飘落。山上多了一座坟茔,却是两个老人四十多年后重新组成的家。

转载请注明:世界奇闻网 » 民间故事之童养媳第一次发生在几岁?

喜欢 ()or分享